吴晓求:中国走向“大国金融”的40年

随着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和调整,国际金融中心的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金融活动比实际经济活动复杂和敏感得多。一个国家金融开放和国际化的政策设计需要谨慎和理性。

这应该得到深刻理解和充分期待。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在中国人民大学第二届金融学科年会上发表讲话。他指出,结构改革、市场定位、技术特征和国际化趋势已成为中国金融改革和发展的主流。这篇文章整理了这篇演讲的观点。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取得了人类发展史上罕见的巨大成就。

中国已经从改革开放前的贫穷、落后和孤立,转变为一个小康、进步和开放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

40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中国金融在规模、结构、形式、功能、竞争力和国际影响力等方面发生了深刻变化。

中国的金融已经从改革开放之初具有明显计划经济痕迹的相对传统落后的经济转变为具有现代金融特征的市场化金融。中国金融已经开始具备一些大国金融的特征。

”吴晓求说。

140年的市场发展:它已经转变为以市场为导向的金融。这是一组基本数据。

1978年,中国广义货币(M2)达到1159.1亿元,到2017年将达到167.68万亿元。40年来,中国M2增长了约1446倍,年均增长率为20.5%。

然而,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40年中增长了226.9倍,年均增长率为14.9%。

中国的经济货币化比率从1978年的0.318急剧上升至2017年的2.03。

中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1978年为210.6亿元,2018年7月为6837.626亿元。不考虑价格变动,40年来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增长3247倍,年均增长22.7%。

同时,证券化金融资产规模呈现快速增长,28年间增长1193倍,年均增长率接近30%,开始对金融结构改革产生重要影响。

中国金融已经从1978年改革开放之初的计划金融完全转变为市场化金融。

过去40年来,中国银行信贷资产增长635倍,年均增长18%,比同期年均经济增长率高出3个百分点,这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

“然而,随着这一角色的弱化,试图通过大规模信贷扩张来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未来模式将是不可持续的。

”吴晓求说。

银行信贷资产在中国金融资产总额中的比重继续下降,从1990年的0.9404降至2018年6月的0.4993。

而证券化资产从几乎为零增长到了50%。

吴晓求认为,这与近年来地方政府债务的急剧增加密切相关。

与此同时,中国居民持有的证券化金融资产数量在增加,而非证券化金融资产的比例在下降。

2011年后,住宅部门持有的非证券化金融资产下降至50%~60%。

自1990年以来,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在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形成现有的功能。相反,它们已经成为传统商业银行计划融资的延伸。从融资规模到上市企业的选择,从审批机制到市场监管模式,都打上了计划经济的烙印。

直到2005年股权分置改革,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才被激活。中国股票市场的规模、结构和功能发生了巨大变化,债券市场也发展迅速。

2007年,中国股市市值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流通比率大幅上升,市场财富管理功能逐步恢复。

进入新世纪,随着信息技术、通信技术、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等新技术和方法的出现、整合和深入渗透,这种新的金融形式被称为“金融技术”,即互联网金融,包括第三方支付、互联网投资和互联网货币三种形式。

“目前,第三方支付最为成功,网络融资和网络投资最为混乱,尤其是P2P。

“吴晓求表示,小型财富管理等互联网形式扩展了金融服务链,扩大了金融服务的客户基础,提高了金融包容性。

然而,P2P实践成功率低的原因是缺乏大数据和未能理解互联网金融的包容性特征。

吴晓求说,P2P没有足够的大数据平台来系统地在线筛选客户,如果它在网上运行,离线评估,就很难生存。

此外,这种金融形式利润不高,因为其客户都是中低收入群体,无法达到传统金融的利润,但许多人认为这是一种利润丰厚的金融形式,“严重错位”。

“以金融资产结构变化为核心分析指标的中国金融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中国金融已经进入市场化金融发展模式的运行轨道。

吴晓求表示,这一变化源于经济规模和市场化后的脱媒趋势,以及信息通信技术对金融的深度渗透,这使得传统商业银行的信贷融资“脱媒”。市场取代金融中介,通过风险定价机制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和跨期风险分配。中国金融已进入多元化竞争时代。

同时,他认为,中国金融的风险结构经历了从单一资本不足风险到市场透明度风险上升的过程,进入了“双风险”结构时代。

此外,中国金融市场未来将更加开放,使中国的金融风险更加复杂和敏感。

对外开放与国际化:试错探索”来评价一个国家的金融开放程度,核心指标有两个,一个是汇率形成机制,另一个是资本的国际流动。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金融在这两个领域进行了审慎渐进的市场化改革。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趋势已经确立。

”吴晓求说。

回顾历史,为了鼓励外贸企业通过出口赚取外汇,从1981年到1993年,中国从单一汇率制度转变为双重汇率制度,经历了官方汇率与贸易外汇内部结算价格并存、官方汇率与外汇调整价格并存两个发展阶段。

一方面,有利于吸引外资和外商投资企业之间的外汇平衡;另一方面,由于双重汇率的存在,外汇市场陷入混乱。

1994年,统一了双重汇率,建立了基于供求市场结算的单一、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

2005年7月21日,参照一篮子货币建立了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此后,浮动汇率的范围扩大到成为汇率形成机制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

2015年8月11日,央行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此后,形成了中间定价机制,前天收盘价增加了一篮子货币汇率变动,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民币贬值的压力。

2017年5月26日,央行引入“反周期因素”来平衡人民币汇率。

就国际资本流动而言,改革开放长期以来一直以外国直接投资为特征。1983年,中国的外国直接投资达到9.2亿美元,2017年达到1,360亿美元。

1996年12月,人民币在经常账户下可兑换后,在一些资本账户下可兑换,但就整个体系而言,在资本账户下仍不可兑换。

因此,2002年11月15日,中国政府颁布了《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合格投资者制度正式实施。2011年,合格境外人民币投资者试点计划FQFII启动,并已登陆中国资本市场。

截至今年8月30日,合格投资者投资额超过1000亿美元,合格投资者投资额超过6000亿元。

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另一个过渡性制度是沪港通和深港通,分别于2014年11月17日和2016年12月5日实施,日交易量逐月增加。

根据吴晓求的分析,中国的金融投资市场相对对外开放。

随着外商直接投资的快速发展、大规模和广泛的产业分布,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外商直接投资国。

尽管近年来外国直接投资发展迅速,但由于资本和外汇储备安全方面的体制限制,其发展空有限。

资本市场的四大开放措施是过渡性制度安排。除了中国资本市场深刻的制度缺陷外,外资投资a股的比例一直徘徊在2%左右。

“因此,从金融投资的角度来看,中国的金融对外开放仍然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

”他说。

在分析中国金融的国际影响时,吴晓求注重四个指标,包括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作为结算货币的份额。特别提款权在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离岸市场的规模;与央行互换的规模。

在官方意义上的国际贸易中,一定规模的人民币结算将在2010年后进行。

2012年,人民币结算货币总计1284亿元,居世界第20位。2015年8月,人民币结算份额超过日本,居世界第四位。它在2018年下降,排名世界第五。

“虽然人民币在国际贸易中的影响力有所增加,但仍然有限。

”吴晓求说。

目前,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篮子货币及其10.92%的份额对于增强人民币的国际影响力具有重要意义,也有利于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化改革和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

“应该指出,人民币在全球储备市场的份额远远低于特别提款权,人民币的实际市场影响力不足。

”吴晓求说。

3中国的长期战略目标:大国金融的四大要素“中国是一个大国,其经济是一个大国经济。中国必须建设一个与大国经济规模、结构和特点相匹配的大国金融。

中国未来建设的大国金融应该是开放的,具有强大的市场资源配置、财富管理和风险分散功能相结合的特点。

“吴晓求认为,中国的大国金融必须有四个要素。

首先是一个开放、透明和以增长为导向的资本市场。

“这是中国大国金融的重要基石。这种资本市场具有调节资源,特别是资源存量、风险流动和分散、经济增长财富效应等功能。

”他强调道。

其次,有灵活有效的市场创新能力和金融服务提供商,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金融需求。此类金融服务提供商必须通过市场机制和风险投资组合或基于金融市场产品的资产增值服务来提供流动性、过滤风险、创造产品和发现价格。

第三,货币市场发达,支付系统安全便捷。

一个平稳的货币市场主要负责流动性管理。一个方便安全的支付系统是一条流动的血管,共同构成了大国金融的血液循环。

最后,人民币国际化不仅包括人民币自由贸易,还包括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国际金融交易中的重要作用,以及储备市场的地位。

“中国大国金融的战略目标是在21世纪建立一个新的国际金融中心。

这个国际金融中心不是货币交易中心和货币定价中心——这是伦敦市场的功能——而是人民币计价资产的交易中心和世界上重要的财富管理中心。

”吴晓求说。

“随着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和调整,国际金融中心的格局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国际金融中心运动的深层原因是全球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

中国新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不仅是中国金融对外开放和国际化的重要标志,也是21世纪金融改革的重大事件。

”他想。

“由于2015年股市危机、股票发行制度改革和汇率机制改革等内外原因尚未完全到位,建设新的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不会改变,但时间会被推迟。

“吴晓求表示,根据19届全国代表大会关于2035年和2050年中国经济战略目标的设计,以及中国资本市场法制、市场环境和外汇改革的实际情况,中国建设新国际金融中心的时间表可以调整如下:到2035年,以沪深交易所为基础的中国资本市场将建成全球金融市场的新增长极,上海将建成新的全球国际金融中心,基本完成中国金融体系的现代化、市场化和国际化

“金融活动远比实际经济活动复杂和敏感。一个国家金融开放和国际化的政策设计需要谨慎和理性。

在实现上述战略目标的过程中,中国将会遇到比加入世贸组织及其后更加复杂的困难。

因为这将导致全球货币体系和全球金融市场结构的重大调整,我们必须有深刻的理解和充分的心理预期。

”吴晓求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