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优化外资体制发出强烈信号

新的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于6月发布。这是中国在全球化曲折和国际经济贸易秩序面临重大挑战的背景下,坚定维护全球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投资体系,深化体制开放的强烈信号。

中国对外开放已有40年,开放经济体系也经历了“政策导向开放→商品要素流动导向开放→制度开放”的发展道路。

近年来,全球化遭受挫折,国际和国内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如何适应全球化的新变化,如何改革和改善不适应新国际规则的对外政策约束,如何通过高质量的开放促进高质量发展,已成为关系到中国经济社会长期发展的重大问题。

今年3月,中国颁布了《外商投资法》,并决定根据“竞争中立原则”进行国内改革。

这些措施是中国实行制度开放的重要步骤。中国正在建立一个符合国际高水平的经贸规则体系,建立一个促进市场经济发展的商业环境,形成全面开放的新模式。

最近,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言人在谈到修改负面清单时强调,关键在于“精简”两个字,“我们只做减法,不做加法”。

这意味着“更短的名单和更大的开放度”将是2019年外商投资产业目录的基本原则。

事实上,2018年版的《目录》引入了两个负面清单,分别适用于全国(48篇)和自由贸易试验区(45篇)。全面放开金融、交通、贸易流通、专业服务、制造业、基础设施、能源、资源、农业等123个行业的市场准入。

2019年新的《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将进一步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的范围,优化外商投资的产业和区域结构。

与2017年版本的35件限制物品和28件禁止物品相比,2019年版本完全废除了限制和禁止物品。

特别是制造业的基本自由化,反映了中国鼓励外资深入参与中国开放经济体系和全球产业链升级进程,促进外资高度本土化,进一步深入融入中国经济和市场。

历史经验证明,一个国家的市场越开放,它就越会成为全球价值的衰退。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发布的最新《2019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报告》(2019 Global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Report),在反全球化趋势日益加剧、一些主要经济体投资壁垒和壁垒不断增加导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持续下滑的背景下,中国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吸引力有所上升。

2018年,中国吸引了1390亿美元的国际资本流入,成为世界第二大资本流入国。

中国商务部的最新数据还显示,今年1月至5月,发达经济体对中国的投资大幅增加。

新加坡、韩国、日本、美国和英国在中国的实际投资分别增长了33.9%、66.9%、5.1%、16.3%和56.9%。

随着中国全面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快和商业环境的不断改善,中国将继续保持全球投资的吸引力。

然而,在创造更开放的制度环境的同时,还需要法律、规则和规范来保护国家的核心利益免受重大威胁。

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和高科技游戏的发展对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产业安全问题日益突出。

目前,《美国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2018年)大大扩展了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的法律基础。它涵盖三个关键领域:第一,重要的工业技术,包括人工智能、机器人、纳米和微芯片技术等。第二是基础设施,包括港口设施和运营、能源和电力生产和分配、公路和铁路、通信系统以及数据中心。第三,与国家安全有关的科学技术和制造业,如航空航天空航空航天、遥感和电信硬件。

与此同时,美国全面修订了现行出口管制条例,加强了“长臂管辖”行为。

特朗普签署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作为《出口管制改革法案》的重要组成部分,特朗普提高了对外国控股公司,特别是中国公司的限制,增加了对“新兴和基础技术”的出口管制,并建立了跨部门协商机制,以提高执法能力。

从中长期来看,中美科技游戏的帷幕刚刚拉开。在促进产业和市场开放的同时,中国还需要在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制度和产业导向清单框架下加快完善国家安全体系。

原标题:中国对外投资体系的优化发出强烈信号作者:张默南(ZhangMonan),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这篇文章是《中美聚焦》专栏作家的原创文章。版权属于作者和中美焦点。如需转载,请联系中美焦点微信公众号并注明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