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居民出行困难凸显

公共交通首先应该方便人民,造福人民(编者的观点)。北京西站是全国客流量最大的火车站之一,平均每天载客约10万人。

然而,承担了如此大量客流运输任务的北京西站已经建成十多年了。由于没有地铁,也没有到北京火车站、北京南站和北京北站的班车,给乘客带来了很多不便。

我也深受感动。

每次我从其他地方回到北京,离开北京西站后坐公交车回家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头痛的事,尤其是在春节和旅游季节。

因为到车站的客流很大,对出租车的需求也很大,所以出租车的供应往往供不应求,打车往往需要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

坐9路公共汽车直接回家,但是人太多了,而且大部分是携带行李到北京站换车的乘客。

几乎每次你都必须努力战斗,否则你根本就不会上公共汽车。

坐地铁。离西站最近的地铁站是1号线的军事博物馆站。它离火车站1.2公里。步行大约需要15分钟,携带行李会非常困难。

近年来,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快速发展,城市居民出行困难问题日益突出。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十一五期间,我国城市开始实施以公共交通为主的发展战略,城市公共交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

尤其是在首都北京,公共交通的发展速度更快。目前有14个轨道交通系统在运行,总长度超过300公里的公交专用道,三条南北东快速公交线路,数百条公共公交线路四通八达。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北京公共交通出行比例达到40.9%。

尽管如此,公交换乘不便、运力不均衡、公交车拥堵、舒适度差等问题已经成为阻碍包括北京在内的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发展的软肋。

特别是最后一公里内公共交通枢纽的短缺和连接各种交通工具(地面公共交通、地面公共交通与轨道交通、轨道交通与自行车、私家车)的不便等问题更加突出,使得我国大多数城市的公共交通分担率低于20%,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大城市的60%。

一些专家对北京几个重要地铁站的换乘距离进行了实地调查:地铁2号线建国门站站台到汽车站的换乘距离为691米;从地铁2号线东直门站站台到13号线,你必须走552米,走205步。从地铁13号线西直门站站台到汽车站还有500多米的距离。

今天出版的读者来信从几个方面反映了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存在的问题:其中一些是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远远落后于城市规模的扩大,尤其是居住在新城市的人们出行困难。有些场地设置不当,给公众造成不便或增加道路拥堵;其中一些车很少,运行间隔很长,乘客排着长队等公共汽车。他们中的一些人在最后一公里没有完全通过。

公共交通的发展是为了使人们旅行更加方便、安全和舒适,也是为了更加环保。

如何坚持以人为本,加快建设速度,提高公共交通的能力和效益,改善乘车环境,正在考验政府部门的执政能力和管理水平。

如果公共交通方便、快捷、安全和舒适,大多数人自然会选择公共交通。

(刘建华)读者聚焦城市管理问题4:公交车站问题北京:车站设置不当加剧拥堵8月下旬的一个早上,我带一个朋友去了北京的赵公口长途汽车站,发现从赵公口大桥到东边的路非常拥堵。

这是一个Y形路段,在上面行驶的车辆从两条车道汇聚成一条车道。

值得注意的是,大量的公共汽车行驶在两条支路中的一条上,从赵公口大桥以西一直延伸到距赵公口大桥30m左右的车道交界处。

这么多公共汽车滞留在路上,主要原因是公共汽车站设置不当。

刘家窑大桥西段位于两条机动车道之间,靠近立交桥。下车后需要换乘或过街的乘客必须经过赵公口大桥,这大大增加了乘客下车后的疏散时间,公交停靠时间也会相应增加,公交车进站的等待时间也会延长。

在赵公口大桥停留10多分钟期间,刘家角桥西站站排队等候的公交车数量保持在5辆以上,使得道路拥挤不堪(见图1)。

从刘家窑大桥西站下来后,我绕着汽车站走了一圈,发现没有可以穿过马路的人行横道。

想安全步行到对面5米外汽车站的乘客需要返回赵公口立交桥。

对于那些在上班时间急着换公共汽车或地铁的人来说,这太费时了,所以我看到大多数下车的乘客直接走到车站和绿化带之间的空间隙,在大量车流之间以惊人的方式穿过马路。

从公交站牌来看,至少有15辆不同路线的公交车需要在此停靠。

尽管行人在没有人行横道的情况下穿越高速公路存在巨大的安全隐患,但它比上天桥然后下车要方便快捷得多,因此许多人都要冒险。

赵公口大桥附近公交车站暴露出的问题可能有其自身的特殊性。例如,整体道路通行能力过于饱和,车辆和行人数量迅速增加。所有这些都可能是道路拥堵的原因。然而,公共汽车站的不合理设置无疑人为地加剧了拥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