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科股东大会之声:余良再谈“大江大海”和“不能跟随投资”

照片:万科股东大会是在a股上市公司2018年度股东大会召开之际召开的。一些股东的情绪也可能像坐过山车,尤其是那些同时参加招商银行和万科股东大会的人。前者气氛浓厚,而后者轻松活跃。

与大多数上市公司不同,万科不拒绝媒体出席股东大会,并将预留两部分时间与股东沟通互动。

6月27日,在万科深圳总部大梅沙召开的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管理层与股东就利润分享率、员工对投资体系、第一季度大部分小股东权益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今年5月,从万科集团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财务官调任万科南方区域商业集团首席执行官的孙嘉停止出席万科股东大会。

余良指出,“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已经发出了14项任命。

“大江大海”是一个活的水计划,未来更是内部流动。

”针对股东权益问题,余良宣布,在2018年董事会和监事会报告、2018年报告和总结以及2018年利润分配计划中引入要求股东投票的八项内容后,他将进入股东质询阶段。

毫不奇怪,第一个问题是利润分配法案。

根据公告,万科计划在2018年派发总额约为118.1亿元的股息,同比增长18.9%,约占净利润的34.97%,现金股息约为每10股10.45元。

上述股东询问,为什么2015年和2016年股东红利在净利润中的份额超过40%,但在过去两年下降到约35%。

万科的董蜜朱旭回应道,“万科是a股市场持续分红时间最长的公司。累计现金股利达到573.6亿元,远远超过公司多年来在二级市场260亿元的股权融资总额。股利计划综合考虑了许多利益、市场环境和公司的资本需求,希望未来保持35%左右的稳定股利比率。

“万科管理层还回答了增发h股、增加少数股东权益以及后续制度是否会侵犯股东权益的问题。

今年4月,万科以每股29.68港元的价格发行了2.62991亿股h股,使万科的总股本增至113.02亿股。

朱旭表示,万科最初通过b股与h股在香港上市时,h股的比例仅为11.9%,远低于香港交易所要求的25%。因此,万科h股的长期市值仅超过300亿港元,而类似的新h股房地产公司的市值往往在2000-3000亿港元之间,这给国际投资者购买万科h股带来了不便。

万科总裁朱九生后来补充说,h股的发行是基于海外企业海外融资的需要。

「我们的长远策略是将所有海外融资应用于海外业务,而不转移本地资金,从而透过安排实际的业务架构对冲外汇风险。

“此外,万科4月底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万科及其子公司实现净利润总额32亿元,其中归属于万科的净利润为11亿元,归属于子公司其他股东的净利润为21亿元,约占65.6%。这导致投资者质疑“万科管理层向万科员工投资的项目传递利益和利润”。

刚刚接替孙嘉担任财务总监的王文锦解释说,合作是房地产行业的常见做法。就金额而言,万科80%的股份都在合作。

“由于合作肯定是为了给小股东和合伙人创造价值,第一季度子公司股东权益增加。这主要是因为第一季度的结算量仅占计划竣工面积的7%,母亲应占净利润的比例全年将保持在60%左右。

“与此同时,朱九生主动提出万科的投资体系是否侵犯股东权益的问题。”事实上,万科的员工现在无法跟进投资,压力相当大。

全国前50家住房企业中,有近30家有跟踪系统,但都无法跟踪。

现实是,没有那么多现金流可循。即使有足够的现金流,员工也是劣等的。分配后,股东和项目方会将其分配给员工。

对万科高管更关心的“大江大海”股东可能会注意到,过去就财务问题进行沟通的孙嘉没有出席股东大会。

这是因为5月7日,万科向公众发布了人事变动通知。南方区域商业集团新任首席执行官孙嘉将不再担任公司的执行副总裁、首席财务官和财务官。万科前首席风险官王文锦将接任财务官一职。

事实上,万科在过去两个月里进行了密集的人事调动。南方区域企业集团前首席执行官张基温被调任至该集团梅沙教育部门首席执行官。冯雪从厦门万科的总经理职位调到广州担任总经理,再次调到长期租赁公寓部门。佛山万科总经理李胜阳接任广州总经理,深圳万科副总经理冯娟调任佛山万科等。

频繁的人事变动让外界很容易想到于亮今年2月披露的“大江大海”计划。

在股东大会上,余亮坦白承认,过去两个月万科已经发布了14项任命,其中大部分是内部调动和跨区域流动。

他进一步解释说,当一个组织成熟时,它有必要跨区域移动,否则它将坚持一方,不可避免地会有一种松懈的心态。

“大河与海”是一个活的水计划,水需要流动,所以“大河与海”更多的是内部流动。

「当然,我们也希望吸引社会上杰出的人才加入,不只是在地产发展行业,也包括制造业和服务业。

与此同时,于亮再次解释了去年在业内外引起广泛关注的“生活”口号,强调“生活”提醒万科要脚踏实地。

“我们对房地产业的基本判断没有改变,也就是说‘房屋不炒,租不卖’的政策不会改变。房地产业已经进入了白银时代,并将转变为“城市建设和生活服务提供商”。

朱九生还表达了他对当前住房和土地市场的看法。他认为,虽然房地产市场波动不大,但总体发展稳定,但土地市场竞争激烈,一些地区和个别城市过热。

“我们发现我们的同龄人更乐观,我们更谨慎,我们不会跟随在热点地区。

“万科有两个内部工具来控制投资总额和速度。

“一是控制总投资规模;其次,我们在每个周期只投资一部分回报。

以一年为例,万科投资了30%的回报。

今年1-5月,土地投资在还款中的比重同比下降,总投资超过700亿元,股权超过500亿元,总溢价约为7%。

随着住宅开发业务竞争的日益激烈和白银时代的到来,万科提出“聚焦融合”、“修剪枝叶”。

余良指出,除住宅开发业务外,租赁住宅建筑是万科的基本招牌菜。“要衡量一个开发商是否是未来最好的开发商,就必须在租赁和销售领域都是最好的。

发表评论